头部banner

我的朋友死了

出自: 2016年第4期
字体: | |


  我的朋友死了

  我的名字留在他死去的大脑里

  像他口袋里陪葬的手表。

  我的朋友不再需要记忆

  这样令他舒服些

  就让小红枣长满山口的枣树

  把秋天的全部色彩

  从他死后的时光里显露出来

  我的朋友早晨就死了

  他死的姿势刚好匹配了一房子的空气

  他仔仔细细地死。

  中午,风停了

  下午我一个人到山里打鸟。

  我把自己埋伏在一种人的形状里

  像我朋友尸体的傀儡<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诗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