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悼陈超

出自: 2016年第4期
字体: | |


  我习惯梦中下雪。雪上升为三尺白绫,一动不动。而走向夜空的人,是必须卸下所有的东西的,包括身体。因此,必死的理由无法从合法的分娩中赎回,哪怕满嘴长草,草下阴虫无眠。没有风,雪就是扬琴独奏。当然,也只有你明了,这个中滋味。虽然你的耳朵早已被噪音粉碎。可是,今晚漫天的雪,连apec蓝也因此掉泪。不必说你“憨儿”爱喝的无糖可乐,就是水源地原装的“黄泉水”也难以让我消渴。糖尿病,是咱们的“国病”,何忧之有哉?不就是黑夜吗?而你拥有那么多蜡烛,什么尼采、叔本华、海德格尔,借酒吼一曲陕北民歌《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不就灭了他们。“喧阗一炬悲风冷”,不就只剩下你和你热爱的薛宝琴,以及《赤壁怀古》。可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诗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