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宁延达诗歌

出自: 2015年第1期
字体: | |


  暴雨暴雨孤身疾走在我们昏昏欲睡的 醉酒时刻它震怒于颓唐之颓 昏沉之昏其孤绝 傲视我们的懒肉其激愤 以致掩面羞于一睹暴雨之暴在其奔袭千里决不因山之阻隔而屈膝委身暴雨之雨 实为洗刷冤魄一路放尽自己的鲜血在这个已被遗弃的废城荒废掩饰了遗弃暴雨冲开尘土揉烂一万张纸羊皮卷露出模糊的字迹我多想就此大睡一场然后携众民尽跪其废然而今夜暴雨异常暴让一个黑暗之人无处藏身。

  斩草老爸终于打电话过来要求我回家看看我猜今年雨水多那一亩三分谷子地怕是要跑了荒果不其然地里的草盖过了苗铲草铲到手抽筋完美主义者恐怕当不了好农民了我愁肠百结每天写三五行字涂来抹去仍像狗尾巴草老爸说草必须砍干净不然地就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诗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