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陈先发作品

出自: 2009年第10期
字体: | |


  前世

  

  要逃,就干脆逃到蝴蝶的体内去

  不必再咬着牙,打翻父母的阴谋和药汁

  不必等到血都吐尽了。

  要为敌,就干脆与整个人类为敌。

  他哗地一下就脱掉了蘸墨的青袍

  脱掉了一层皮

  脱掉了内心朝飞暮倦的长亭短亭。

  脱掉了云和水

  这情节确实令人震悚:他如此轻易地

  又脱掉了自己的骨头!

  我无限眷恋的最后一幕是:他们纵身一跃

  在枝头等了亿年的蝴蝶浑身一颤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诗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